讚「龍音」精神
讚「龍音」精神
閔惠芬(中國音樂家協會副主席、上海音樂家協會副主席)


  十年前,一個陌生的名字在國內悄然出現:「龍音——譚耀宗」。那是一家香港唱片公司的名字,譚耀宗先生是該公司的老板。那時國內新出現的唱片公司多如牛毛,它的出現,毫無引人注目之處。不久以後,我陸續得到了該公司要幾套唱片的饋贈,其中有民族音樂偉大先驅劉天華誕辰百週年紀念專集、民間音樂家華彥鈞(阿柄)紀念專集、民間音樂家孫文明紀念專集、胡琴宗師劉明源紀念專集……這些專集裝禎精美,音響、文字、圖片內容豐富,工程大,成本高。它的音響比以前我聽的老唱片聲音也好了許多。還有些內容如孫文明的某些曲子是第一次知曉和聽到。這個專集的出版,使孫文明這位民間音樂家第一次向世人展現出他傑出的藝術才華。這些唱片對發揚民族文化、搶救民族音樂遺產有著多麼重大的意義啊!一聽一看,我頓時明白:譚耀宗先生定是圍內人,民族音樂事業的志士,他內行、專業。這些唱片如此精心製作,有著重要的收藏價值和學術意義,但不一定有市場經濟價值,說不定要賠本呢!在我內心產生崇敬之時,不由自主又產生了疑問,譚先生為甚麼要這樣做呢?

  在一次民樂演奏會上,我終於見到了這位先生,只見他舉止溫文儒雅,全然不像個老板,倒像個文人書生。從那次交談中,我了解到他早年學過二胡,曾在香港中樂團任首席之職,因自己的其他事業原因,離開了該團。聽到這裡,我感到大為驚奇!香港中樂團首席位置可是人人羨慕的呀!我問他為甚麼,他說這是因為他太熱愛民族音樂了,他的抱負是推廣、發揚中國傳統音樂,決心通過唱片業、通過舉辦音樂會、舉辦民樂比賽等來推動它的發展,並使它跨出國門,在世界發揚光大。他還通過在高等院校設立獎學金,鼓勵優秀演奏人材和優秀學民樂專業的學生。他說他並沒有想到要在這個事業中賺錢,他說他還經營其他企業,但「龍音」的事業才是他整個事業中最不可分割的一部份。

  十年了,在譚耀宗先生的領導下,該公司的鄭偉滔先生等人、上海的劉明先生等人、北京的王連玲等人為這項事業付出了巨大艱辛的勞動。

  請參看他們的活動記錄及產品目錄,就可知道他們製作過多少民樂唱片、舉辦過多少民樂各樂器的比賽、成立過多少的獎學金、舉辦過多少的音樂活動、為多少年青演奏家舉辦過音樂會。

  再請大家了解一些具體細節,有很多老唱片要修復,有的要到資料庫去查,有的要把斷頭拼接。有時很多資料連音研所、資料庫都沒有,經常是深入到各種難以想像到的地方去探查、收集,如出一代宗師衛仲樂先生的專集,他們曾去了衛先生處多次,為出孫文明的專集到奉賢縣等地。

  我們再聽聽一些青年民樂演奏家的心聲。

  青年古箏演奏家王中山說:「『龍音』譚先生把精力財力投入,而使我們得益,使我們的藝術得以展現。」

  青年二胡演奏家劉光宇說:「我們生活在大西南民樂尚不發達的地區,很少有機會展現,『龍音』譚先生想出『閔惠芬師生二胡音樂會』,這樣的命題,使我們這些分散在世界和國內各地的學生聚集到北京,與我們的恩師一起展現兩代人的二胡藝術,是他為我們搭起了展現藝術才華的平台。他是我們的貼心人,他的巨大努力一定程度激活了民族音樂的演奏及其學術空氣和各方面的形勢。」

  綜觀世界上的老板,無不為生財之道而拼搏努力,生財之後做甚麼?千千萬萬老板,千千萬萬的做法:有的致力於社會的公益,濟世於民間的疾苦;有的「終朝只恨聚無多」,奔命於繼續生財,以成為百萬、千萬、億萬富翁為終身目標;有的為窮極無休的貪慾,不惜以身試法,損人利己,為非作歹,成為危害社會的惡勢力——當然這一類人必將被社會和世人唾棄。

  而「龍音」譚耀宗先生以弘揚民族音樂為己任,把自己的終身抱負投入使中華民族文化進步的偉大事業之中,他已經成為中國民族音樂隊伍中一員衝鋒陷陣的大將。他和他「龍音」的戰友們為他們心愛的事業傾注了巨大財力、精力、勞力、心血。「龍音」的奮鬥無比高尚壯美,「龍音」的行動值得稱頌,「龍音」的精神值得大大發揚。祝「龍音」在未來作出更大的事業發展,祝譚耀宗先生取得更輝煌的成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