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月作證 蒼天可鑒 祝賀香港龍音製作有限公司成立十周年
日月作證 蒼天可鑒
祝賀香港龍音製作有限公司成立十周年

朴東生(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會長)


  從香港龍音製作有限公司的名稱(簡稱「龍音」)來推測,該公司自成立之初好像就有一個明確的目標和定位,那就是以現代傳播手段弘揚民族器樂藝術,傳播「龍」的聲「音」。依我浮光掠影的觀察,深深感到十年來龍音公司信守了自己的理念與定位,矢志不渝地為中國民族音樂文化的發展與建設做出了不可磨滅的重要貢獻。

  一、十年來,系列化的製作了各種民族器樂的CD、VCD專輯500餘盤/套;除紀念性專題節目外,正式出版發行了200多盤/套,這是非常了不起的出版量。以二胡為例,從劉天華、阿炳開始直至近現代的年輕新秀,均有多種版本的演奏專輯。其中不乏具有典藏價值的精品,如:《劉天華》、《阿炳》專輯、胡琴大師《劉明源紀念專集》、古琴大師《管平湖》、《吳景略》、琵琶大師《衛仲樂演奏曲集》等等。不僅內容翔實、豐富,而且製作、包裝精美。龍音公司平均每年製作五十個品種的民族器樂節目,這是非常難能可貴的,破紀錄的突出業績。

  眾所周知,多年來中國音像業在侵權、盜版屢禁不絕的衝擊下,許多音像製作、出版單位如履薄冰、舉步維艱,投入極為謹慎。尤其缺乏市場賣點的民族器樂專輯,投入更少,出版總量微乎其微。龍音公司卻每年製作五十個片號,其總投入是相當驚人的。在當前的市場環境下這種大投入不可能有高產出回報。由此可以想見,龍音公司的出品人為弘揚民族器樂藝術,硬是不遺餘力的知難而上,這種超常的勇氣著實可敬、可佩、可褒、可讚。

  二、興辦、支持各類民樂活動,催動人才成長。

  1. 由中國音協《人民音樂》編輯部和龍音公司聯合主辦的「『龍音杯』民族樂器國際比賽」,每年一屆,每屆一種樂器,已舉辦兩屆(古箏、二胡)。比賽專業性很強,要求水準高,角逐激烈,催動青少年藝術人才加速成長有著十分積極的效果。這項活動(含高額獎金)全部由「龍音」出資;

  2. 在北京舉行的「紀念劉明源先生逝世一周年音樂會」;在天津——劉明源的故鄉,為紀念劉明源大師誕辰70周年舉行的「喜洋洋民族音樂會」,規格高、規模大,在胡琴界產生了強烈的反響。兩次活動都是「龍音」出資協辦的;

  3. 擬於今年舉辦的「第二屆全國青少年民樂團隊(龍音杯)北京邀請賽」,龍音公司熱情地支持、冠名並作為第一協辦單位;

  4. 多年來,龍音公司在中國、中央、上海、天津四所音樂學院的民樂系器樂系設立了「民樂獎學金」。每年以內部比賽的方式激勵民樂學子努力學習,積極向上,這是很有遠見的、具有戰略意義的措施;

  5. 紀念二胡百年的演出活動、民樂界的各類會議、學術研討等等,龍音公司多有贊助與支持。

  這些活動與賽事的興辦對中國民族管弦樂事業的發展均具有實質性的推動作用。

  三、傳播民族文化,做對外文化交流的橋樑。十年來由龍音公司資助、支持、安排的大大小小的團體、演奏家個人出訪世界各地和港台地區的演出與講學活動多達100餘人次。牽線搭橋、溝通疏導、接待安排是一項很繁雜的事務,這也是龍音公司不可忽視的重要業績。透過民間渠道傳播民族文化;宣傳、介紹中國的改革開放;增進友誼,加強學術交流,無論是表象的或是潛在的意義與影響都是十分積極的、難以估量的。而這種民間文化交流的渠道是政府多年來所鼓勵和提倡的。

  龍音公司並非「慈善機構」或是甚麼「財團」,不過是一間製作、出版民族音樂音像製品為主業的中小型公司,卻主動承擔起對外文化交流的橋樑,這是非常可貴的責任感、使命感和濃厚的民樂情結所使然。

  綜上所述,我們不難看出龍音公司的決策者譚耀宗先生是一位對民族音樂有著十分深厚的感情、非常摯愛民族藝術、有膽有識的文化企業家;也不難看出龍音公司所有的舉措都緊緊圍繞著民族器樂藝術的弘揚與發展。

  短暫的十年,龍音公司全方位、多側面的輝煌業績十分引人嗎目;

  龍音公司的經營思路與定位清晰可見;

  龍音公司大量的產業實踐和豐碩的成果,必將贏得界內同道的充分理解、真誠的讚佩與尊重;

  龍音公司的未來,必將成為在中國音像界真正擁有「中國民族音樂曲庫」、「中國民族音樂大全」的海內外知名企業。

  譚耀宗先生及其同伴們鍾愛民族文化的拳拳之心,日月作證,蒼天可鑒。